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互动交流 政务服务 数据发布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数据发布 > 成本监审

青海省2019年畜产品成本收益调查分析

发布时间: 2020-12-01 来源: 成本价格监测处 作者:

近期,我委对全省11个牧业县共计79户畜牧业养殖调查户2019年畜产品(本种绵羊、改良绵羊和牦牛)成本收益情况进行了调查,调查显示:2019年我省调查户每单位畜群(百头只)本种绵羊出栏数量为26.05头只,比上年增加5.08%,成本上升,产值、收益大幅增加;改良绵羊(百头只)出栏数量为24.37头只,比上年增加4.06%,成本上升、产值、收益均较大幅增加;牦牛(百头只)出栏数量为19.25头只,比上年增加11.27%,成本小幅上升、产值、收益大幅增加。

一、销售价格上涨,产值整体增加

2019年,受非洲猪瘟影响,牛羊肉成为猪肉主要替代产品,市场对牛羊肉的需求增加,价格上涨较快,主产区牧民大幅增加牛、羊出栏数量,产值、收益增加。我省调查户产品畜(活重)出售价格整体上涨,每50公斤产品畜出售均价本种绵羊1320.01元,同比上涨14.82%;改良绵羊1306.03元,同比上涨14.67%;牦牛1223.98元,同比上涨23.83%。每单位畜群产品畜产值,本种绵羊为28224.49元,同比增长15.69%;改良绵羊为28835.58元,同比增长16.71%;牦牛为91224.54元,同比增长8.64%。每单位畜群毛(绒)产值,本种绵羊、改良绵羊和牦牛分别为748.24元、1953.59元和1066.92元,分别比上年减少21.17%、减少22.52%、增长98.94%。毛绒收购价格整体偏低,同时受人工成本逐年上升影响,牧民抓绒积极性不高,羊毛(绒)产值同比下降。

二、成本上升

2019年我省调查户每单位畜群产品畜(活重)总成本,本种绵羊为20655.33元,同比上升3.98%;改良绵羊为22671.83元,同比上升7.86%;牦牛为70853.02元,同比上升0.39%。总成本中,物质与服务费用、人工成本、土地成本整体趋增,分项有增有减,具体情况如下:

(一)每单位畜群产品畜物质与服务费用有升有降。本种绵羊为11514.76元,同比小幅下降0.63%;改良绵羊为12291.45元,同比上升6.54%;牦牛为39291.56元,同比小幅上升0.89%。其中,直接费用中购买饲草费的比重同比基本持平,本种绵羊、改良绵羊和牦牛的饲草费分别为9000.07元、7987.08元和27442.63元,同比分别上升4.94%、下降3.38%、上升3.90%。

(二)每单位畜群产品畜人工成本同比上升。本种绵羊为7960.21元,上升12.18%;改良绵羊为8198.29元,上升6.31%;牦牛为25696.91元,上升3.53%。近年人工成本逐年上升,雇工费用上涨使家庭用工增加,人工成本一定程度被低估,整体呈上升趋势。其中,本种绵羊、改良绵羊、牦牛的家庭用工折价分别为5178.68元、4755.38元、17502.3元,同比下降1.66%、上升3.11%、上升3.22%;雇工费用分别为2781.54元、3442.91元、8194.61元,同比上升51.99%、11.06%、4.21%。

(三)每单位畜群土地成本稳中有升,本种绵羊为1180.36元,下降0.06%;牦牛为5864.55元,下降13.88%;受部分调查户调整影响,改良绵羊为2182.09元,上升23.16%。

三、收益增加

近年来,牛羊肉需求量上升,受市场供需关系影响,牛羊肉价格持续上涨,2019年我省牛羊肉主要产区雨水丰沛,活畜出栏、销售情况极好,畜产品收益有较大幅增加。调查显示:2019年我省调查户每单位畜群(百头只)产品畜成本净利润本种绵羊为8622.87元,同比增长29.71%;改良绵羊为15975.24元,同比增长16.5%;牦牛为32175.12元,同比增长13.11%。本种绵羊、改良绵羊和牦牛的成本利润率分别为41.75%、70.46%和45.41%。

四、存在的问题

(一)资源环境趋紧。全省天然草原可利用面积4.74亿亩,90%以上的草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,其中中度以上退化草地面积达2.45亿亩,保护生态与产业平衡发展亟需进一步融合促进。

(二)产业发展缓慢。畜牧业产业化程度低、规模小,绿色有机畜牧业产业体系尚未建成,基础依然薄弱,生态环境脆弱,畜牧业丰产增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然因素。科技创新能力和成果转化率低,科技贡献率不高,科学养畜、科学种植饲草等实用新技术推广速度慢、成果转化慢。农牧业社会化服务供给不足,公益性服务能力特别是在农牧业技术推广、动植物防疫、农畜产品质量监管等方面存在差距。经营机制存在诸多制约因素,转变发展方式难度大,统一规范的土地流转机制尚未建立,草场使用权流转规模较小,适度规模经营占比不高。农牧民专业合作组织的凝聚力、吸引力、服务能力和规范程度有待提升,产业化龙头企业与农牧民的利益联结机制还不够紧密,农牧业生产经营小而分散,小农与大农并存、专业与兼业并存的格局将长期存在,家庭小生产和社会大市场的矛盾短期内难以改观。

五、有关建议

(一)加快产业结构调整,统筹推进畜牧业提质增效。大力发展草地生态畜牧业,实施“粮改饲、草”高标准饲草基地建设项目,探索种养结合、草畜联动的良性循环发展模式,加强生态系统保护,规范发展各类新型农牧业经营组织,加强新型职业农牧民培育,提升经营理念,逐步实现技术推广、仓储收购、运输销售等服务专业化、组织化。发展电子商务,加快冷链物流仓储系统建设,形成与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相适应的现代物流配送,充分保障畜产品品质。

(二)建议加大农牧业保险支持力度,完善畜牧业保险政策体系。建议增加财政对农牧业保险保费补贴资金额度,进一步扩大我省牧区藏系羊、牦牛保险覆盖面,充分发挥保险支农惠牧效益,继续实施牛羊保险工作,完善畜牧业保险政策体系,进一步激活农牧区发展活力。

(三)认真落实各项强农惠农政策,兑现各项民生方面的补助,落实政策性转移支付及各项减负措施,确保转移和财产性收入稳定增长。继续落实草原生态奖补政策,加强禁牧减畜核查监管,严格控制草场载畜量,加大种植业结构调整力度,扩大饲草料种植面积,建设种草养畜基地;突出抓住特色农牧业,科技推广,产业化经营等关键环节,实现农牧业乐业增收。

扫一扫用手机打开当前页

【打印当前页】
上一篇:2021年度我省农户主要农产品种植意向面... 下一篇:2020年青海省上半年生猪生产成本上升收...
相关新闻
协同办公 政务微信
返回顶部